高淳在江苏省率先推行GEP核算——为空气定价,让生态更值钱

返回
2021-06-22 688

微信图片_20210817104202.jpg

▲固城湖螃蟹开捕


微信图片_20210817104206.jpg

▲荆山竹海



不久前的一个清晨,南京市高淳区西部圩区张家沟,阳江镇水务站工作人员邢办年带领施工队在这条3公里长的河道里清淤。


过去3年,“砸”在水里的钱,是阳江镇最大的投入,累计超过4亿元。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些投入已很快“变现”:因为全镇密布的水面,阳江镇在一项新排名中居全区首位。高淳在全省率先实施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和国内生产总值通用简称GDP对应,新核算的英文简称为GEP。阳江镇的GEP为319.4亿元,是GDP的9.4倍。


在这套GEP核算体系中,不仅水面,还有空气,都算成了钱。“无价”的生态转化成“有价”的生态账本。


今年4月26日,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意见》,提出到2025年,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制度框架初步形成,比较科学的生态产品价值核算体系初步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政府考核评估机制初步形成。


为什么空气要算成钱


高淳区和南京大学团队历时1年半,拿出了高淳区的生态系统核算结果。经测算,2019年高淳区生态系统生产总值约为1575.71亿元,为当年全区GDP的3.4倍。


主持这次生态系统核算的南京大学团队是该校环境学院朱晓东课题组。朱晓东介绍,课题组将高淳的生态系统价值分为三项大指标,即生态物质产品价值,生态调节服务价值和生态人居文化价值。其涵义分别指,生态系统为人类提供的自然物质产品价值、改善人类生存环境的价值,还有人类从自然生态系统享受到的精神感受、休闲娱乐等价值。


物质产品价值和传统GDP核算相关,主要为农业、林业、畜牧业、水资源产品等实物价值;第二类调节服务价值,包含土壤保持、涵养水源、水质净化、固碳释氧、净化大气、洪水调蓄等;第三类人居文化价值,包含生态文化价值、大气环境维持与改善价值、水环境维持价值、声环境服务价值、绿地环境维持与改善价值。高淳生态系统的这三项价值,分别为99.81亿元、1267.52亿元和208.38亿元。


外界的关注聚焦在GEP核算中的第二类价值,即生态调节服务价值。绿水青山的价值已深入人心,虽然其价值巨大,但是在大多数人的认识中,生态无法估价。朱晓东表示,经济系统因为有衡量指标GDP(国内生产总值),全球都接受了GDP的指标体系,大家可以凭数据说话。而自然系统为人类提供了生存与发展的环境条件,却一直缺乏成体系的评估指标。有关生态环境的状态、行为和现象,如果能体现在数字上,就能衡量、比较,能够让人类更加直观地认识生态系统的价值。


“我无法回答用多少钱能换来一天好空气,但学术界可以算出,一个地区遭遇一个雾霾天要付出的代价。这个代价也就是好空气的价值。”朱晓东说,在什么样糟糕的天气下,有多少人感冒,增加相关疾病的诊疗费,增加多少洗车费等,文献资料有系列公式可供测算这些糟糕天气的代价,这就是好空气的价值。


生态系统价值,即GEP,在2012年由世界自然保护联盟驻华代表朱春全博士首次提出,旨在建立一套与GDP相对应的、能够衡量生态良好的统计与核算体系。

在学界众多支持开展GEP核算的研究人员看来,GDP无法体现经济发展所消耗的自然资源和对生态环境的破坏,GEP核算将在很大程度弥补GDP核算体系的缺陷。


浙江丽水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重要萌发地和先行实践地,2019年,丽水成为全国首个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市。


3月23日,深圳对外发布全国第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制度体系,公布了该市的GEP核算实施方案、GEP核算地方标准、GEP核算统计报表制度和GEP自动核算平台。


朱晓东认为,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现生态产品价值,关键在于核算出生态产品的价值。他解释,现在各种文件、文章中提到的生态产品价值,广义上包括有形和无形的产品,就是生态系统价值,即GEP。中央提出,到2025年,要初步建立比较科学的生态产品价值核算体系,无论是在学界,还是政界,绝大多数人都没料到我国推进GEP核算如此之快。


由高淳主导起草的南京市GEP核算标准正在公示阶段,即将作为江苏省首个GEP核算地方标准发布。


怎样为大自然标价

在高淳2019年1575.71亿元的GEP中,第二类生态调节服务价值,达1267.52亿元,占GEP的80%。调节服务价值远远超过物质产品和人居文化价值。


高淳区副区长贾晨认为,这主要因为高淳拥有得天独厚的山水林田湖草资源,水域、耕地和林地面积较大,生态系统对大气环境、水环境和土壤环境的维持调节作用较为明显。


在调节服务价值7项子指标中,调节气候的价值达到1220亿元,占生态调节服务价值的96%以上,占当年高淳GEP的77%,也就是说,调节气候的价值占据整个高淳GEP的大半壁江山。


调节气候给人类带来的价值,包括植物蒸腾和水面蒸发降温增湿的价值,这意味着一个地区的植物覆盖面和水体面积,对这个地区的GEP至关重要。


高淳8个镇街中,阳江镇GEP最高。主要因为阳江镇水域面积最大,使得调节服务价值远高于其他镇街。


南京大学团队的李凡博士介绍,GEP核算有两种方法,对有市场实际交易价格的,优先采用市场实际交易价格,如生态物质产品测算,生态人居文化服务价值中的旅游和文化产品等,就是采用市场价格定价值;对于尚未形成交易市场的产品采用成本替代法。生态调节气候的价值就是用成本替代法来核算。先算出一个地方的植被吸收的热量、水面消耗的能量,再换算成人类用电想要达到相同的效果,所要付出的成本,这就是自然在调节气候方面所产生的价值。


阳江镇是在一片汪洋水面堆出来的圩区,全镇有河道108条,水系总长500.3公里,水域占全镇面积近三成。阳江镇GEP319亿元中,调节气候价值达到264亿元。


在GEP核算中,多个指标和水有关,在核算中的18个二级指标中,除调节气候外,还有水资源、涵养水源、水质净化、洪水调蓄、水环境维持这5项指标和水直接相关,占二级指标的1/3。阳江镇上述6个二级指标的价值总和达到280多亿元,占全镇GEP的近九成。


空气怎么定价?纵观高淳GEP核算的18项二级指标,两项指标与空气直接相关,一是在生态调节服务一级指标下的大气净化,二是在生态人居文化服务指标下的大气环境维持与改善。

净化大气的价值通过单位面积产生负离子、吸收污染物和滞尘的成本来计算。大气环境维持与改善价值的核算是个挑战。李凡介绍,用单位面积大气污染治理的成本计算出大气环境维持的价值、大气环境改善的价值,目前的方法是价值调查。我国研究人员曾运用主观幸福方法对居民支付意愿进行实证研究,得出一个数据:为减少空气质量劣于国家二级标准的天数,我国城市居民平均愿意支付353.41元/年(低收入家庭和高收入家庭的支付意愿在140.4元-2346.45元/年之间)。


高淳各镇街对区域每增加1天空气优良天数的支付意愿进行问卷调查。东坝街道发放了240份问卷,得到的平均数值是22.88元。“就像每个月每个家庭付水电费一样,您愿意为每月清洁空气付多少钱?”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王晔向调查对象解释了为什么要填这份问卷,也有人拒绝填报这个数字。


东风村黄伢子一年打零工,收入两三万元,他愿意为好空气出200元,“健康最重要,没有好空气怎么行?”问卷调查中每月支付意愿超过100元的有38位,他是其一。


在东坝山间经营花园民宿的缪慧愿意出2000元,她说客人最倾心的就是这里清新的空气。没有好空气,无法发展高品质民宿。


万事开头难。王晔相信,GEP持续搞下去,人们会慢慢明白这个道理,即为自然标价,不是为了市场交易,而是赋予自然价值,更好地理解自然的“身价”。


标上价码期待生态更好


给自然标价,有什么好处?“好处很多。核算出GEP,只是第一步。我们先把对生态的保护和改善,把对生态释放的经济效益,进行量化。在量化的基础上,我们实施GEP考核,更大力度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高淳区委书记吴勇强认为,长期以来我们更多只是从GDP的维度去评判一个地方的发展,而百姓的美好生活绝不只是GDP带来的,GEP至关重要。


今年4月,高淳区出台《2021年度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考核意见(试行)》,对全区部门、园区、街镇共29个单位实施GEP考核,这是全省乃至全国首个县域级绿色GDP考核办法。


考核办法的出台印证了GEP推进发展的逻辑:先赋予并衡量生态价值,再管理和开发生态,避免破坏性发展。


高淳拥有“三山两水五分田”的生态黄金比例,生态环境质量指数居全省前列,是江苏首个国家生态县,全国首个通过区级全域山水林田湖草生态系统整治保护规划的行政区。


GEP考核指挥棒,就是要把生态的保护和提升,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融入政府各个环节的工作。


推进生态产品价值实现,高淳已开始建立机制。在组织机制上,建立党委统一领导、政府具体负责的工作领导机制;在财力支持上,规定每年把不少于20%的地方新增财力、10%的土地出让金用于生态文明建设,确保生态建设财政支出增幅高于经济发展增幅、高于财政支出增幅。


曾经,魏清高中毕业就离家打拼,后来,他回到老家东坝镇承包了200多亩地,计划后半生做一名悠闲的“庄主”。可传统的种植和销售方法,让一向顺风顺水的魏清亏了本。“一公斤稻谷才3元,农业不应该这么不值钱。”魏清不相信,好山好水好条件,加上辛苦付出,搞农业居然赚不到钱。


他一头扎进去,多次跑到国外去看外国农民怎么种地,他是南京第一个用上无人机的农户。9年过去,魏清共承包土地4000亩,投入1400多万元种地,牵头成立禾田越光农业种植专业合作社,创设了“禾田之美”农产品品牌。


一样的山水,一样的大地,只是换了方式,大自然的回馈完全不同。最好的大米一公斤卖到33.6元,合作社12名社员,去年每人平均收入达到17万元。更让魏清振奋的是,合作社的前景吸引了两名30多岁的壮劳力加入,今年合作社首次有了40岁以下的社员。


土生万物,务农近10年的魏清深知自然只能呵护,不能压榨,每年他把部分承包的土地用来休耕。每次新米上市前,合作社聘请第三方对耕地的土、水、大气进行检测。有了这些检测数据,大米卖好价才有保证。


多少年来,基层政府信奉“无工不富”,处于丘陵山区的东坝街道这几年却迎来多个田园休闲大项目。街道办事处主任唐庭辉介绍,多年的美丽乡村建设让曾经的破烂村子大变样,农村、农业今非昔比。今年就有知名企业看中东坝的山水环境和万亩茶园,在规划一个7亿元的综合休闲项目。


因水而生的阳江镇,把治水作为压倒一切的大事,这里至今留存着的独特江南水乡风貌越来越被外界所了解。万顷碧波间的烟火人家成为世人向往的去处。


在吴勇强看来,高淳的生态环境,可以转换成市场价值的,绝大部分还没有转换成市场价值,发展潜力很大。搞GEP核算,实施GEP考核,就是形成一套共同的话语体系,用好数字指挥棒,更好地保护生态,让生态产品具有更高的价值。


对GEP核算和考核来说,当务之急是摸清家底。如有关水、土壤、大气、林木等各项指标数据,需要有相关部门开展常态化监测收集。

人类尝试着为自然标价,不是要把自然简化成一排数字,而是通过直观的数字表达对自然更深的敬畏。


信息来源:新华日报

编辑:唐伟利、赵彤